【散文】我们的意义马亚

不知不觉间,自延安来天津,已经两年多了。这两年,生命经历了一生从未有过的命运动荡和劫难。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在祖国大地此起彼伏,蔓延鼓荡。

对于从事拉面产业的我来说,疫情带来的后果是非常严峻的。尤其今年 ,反复封控多次,饭馆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再关了又开,开了又关……

形势越来越严峻,而我的内心,却在这持续动荡中越来越澄明。封控的许多日子里,我陷入持久深沉的静默和思考中。我的灵魂,在这个端暂的春夏交替,被推入人生的过山车,时而凄厉呼啸,时而沉缓徐行……后来我终于明白,像我这样一介小女子,在前定的巨轮下,脆弱得像个蝼蚁。事实上,这也是整个人类的事态物象。小小一个新冠,便将整个人类扇得满地找牙,试问谁能抗拒命运?什么逆天改命,切!

封控期间最害怕什么?感冒。因为一感冒就发高烧,一发高烧就不敢量体温。前阵子感冒后,我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整个人像只微弱的虾米,什么女强人,什么化隆好厨娘,简直卡通般的林妹妹。“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

不论你怎么努力,最后,每个人都难逃一死。既然我们所有人都会死,那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但我相信,我们活在世上,总要有一样东西值得我们具备意义。当然不是钱。前两天,朋友劝我拉面馆生意不稳定,要我忍耐,慢慢会恢复。我说我对此不太感冒啦。钱多钱少,对我而言似乎没什么两样。前几年我们挣了很多钱,那又怎么样呢,有钱没钱的真正区别,要么是天文数字,要么是零,如果夹在中间不温不火,也就那样,似乎麻木了。

后来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活着有无意义的全解答案——通过我来天津认识的本地的两位书法老师。

天津市滨海清线年。自青年时期求学于天津大寺,期间遍览寺内留存的历代名家阿文书法匾额,潜心研究,认真品读,潜心苦练。作为“华北体”的第四代传人,在前辈刘长明阿訇的指导下,不仅继承、保留了前辈书法作品的书写风格,还在此基础上,将中国毛笔书法的用墨技巧运用在“华北体”的书写上。其书法作品用墨浓淡兼具,起笔落笔有致,笔力苍劲,大气磅礴,特别是榜书作品,更是显其独到之处。同时,王彤阿訇不仅熟练书写经文、圣训用于寺内使用,他还擅长将当代新词汇及警世箴言,特别是国家提倡的宣传标语,翻译成阿拉伯语,运用硬笔、毛笔将其书写成书法作品。这些书法作品很好地体现了其在宣传领域具备的功能,它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讴歌新时代,弘扬社会正能量。包括天津大寺在内的华北多座寺及回族家庭中皆有其榜书及精美中堂、扇面、对联等作品悬挂。

马静,女,回族,出生于1969年,阿文书法爱好者。作为一位土生土长的天津人,从小耳濡目染回族家庭的生活习俗,房梁屋脊、窗框门楣、临街牌坊,甚至是回族商贩推车上的牌匾等等,无不贴着阿文书法作品,可以说,这些书法样式,早已经镌刻在她的脑海里。1989年,随着其在北京学习阿拉伯语,对阿文书写的的萌动已然显现。然而由于工作原因,直至经年后的2016年,与王彤阿訇的相识,方为其打开了阿文书法殿堂的大门。自此,她开始几年如一日刻苦练习,在王阿訇的悉心指导下,其书法技艺日渐所长,临帖老师作品惟妙惟肖。在老师男性用笔特点的基础上,平添几分柔美之气,使“华北体”书法艺术不再局限于寺内的传承。

纵观历史不难看出,阿拉伯文书法艺术是伴随着教传入中国的,它之所以历经千年而传承至今,正是源于它根植于中华文化的沃土,不断地汲取营养。历代先贤们以虔诚的信仰,以睿智的头脑,耕耘于书法艺术之领域。他们用硬宽笔、毛笔体等,将阿拉伯文书法以中堂、横批、扇面、对联、“寿”、“囍”字等中式书法表现形式展现出来,从而丰富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艺术,为后人留下了许多不朽之作。也因此成为中华民族的艺术奇葩、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世界艺林中的瑰宝。

最近老刷到一个视频云南的一位姑娘,她是土生土长的大理老城人,因为近水楼台,总是拍一些背景是洱海的短视频,美轮美奂,总是亮瞎我的眼。她其实很穷,却穿什么都好看,那怕三十块的体桖,五十块钱的牛仔裤,八十块钱的运动鞋,也被她穿出品牌的感觉。

她的视频作品很火,但她似乎竭力避免自己成为网红。或者,她其实情商很低,不是网红的料。总而言之,超火的抖音作品并未改善她窘迫的生活境况。她低配的衣着打扮与高配的世界级旅游景点(洱海)结合,给人一种天人合一的和谐完美错觉。

没错,她其实是一个非常注重心灵塑造的姑娘。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在满世界铜臭味的金钱社会,竭力做一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这几乎与我的价值观不谋而合。我似乎一瞬间找到了知音。她是那么突兀又震撼地走进了我内心的深深处。

怎样活着,才算“高配”?我想,真正的高配人生,在于灵魂,不在肉身。如果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只是为了名利权情,吃喝拉撒,那我们跟动物有什么区别?

阿文书法让我找到了梦想成真的可能,王彤阿訇和马静老师,使我对这种特殊的精神财富更加向往和热切。两位老师是我在天津这座城市的灵魂知音,尽管不常见面,但他们对阿语书法炽烈的热爱,精湛的学习、领会,创造性运用,使我这个后辈一方面意识到个人的差距,另一方面,以更加深挚的情感和动力投入习作和临摹中。

它既能使人以更加坚定的理想信念投入到个人的精神财富创造中,也能更加明晰我们活着的意义。

我们的意义,就是始终倾听内心的声音。喜欢的事情勇敢去做,澎湃的内心大胆去抚触,挚爱的爱好与事业,忘我地去践行。

上次去寺,我拿了王彤阿訇的好多墨宝。当时王阿訇说,因为疫情,消费景气指数低迷,我在天津的生意一再受挫,他善解人意,慷慨地表示,我可以将他的作品卖了,若特殊之人喜欢收藏,亦可送人……然后可以用卖他作品的钱,购置纸墨,也就是买纸买笔之类。或者个人收藏,挂家里 等等。我索了那么多王彤阿訇珍贵的作品,却一直不敢发圈儿,个中原由是,我怕书法圈里有好多大咖老师们对此充满质疑、责难,诘问,困惑,等。这从一个侧面印证了王彤老师宽广的胸襟,敞亮的性格,无私的乜贴……前两天他还问我有没有卖出的?如有人要,或者内容客人自己定,然后他来写,钱我来拿!我会意地略一沉吟,顿然哑然失笑:我这非但是土匪,简直是土匪中的“匪圣”,不战而屈人之兵!

我去年夏天头疼,寻遍药方,均无疗效。幸好马静老师带我去著名的天穆村中医院。

天穆村位于天津北运河左岸、京津路两侧。明代洪武、建文年间,有浙江钱塘(今余杭)人穆重和从南京随燕王朱棣北狩燕京(北京),后落户直沽小孙庄,遂称穆家庄。2017年12月,天穆村获评2017名村影响力排行榜第82位。2019年12月31日,被国家民委命名为第三批“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天穆村因系为回族聚居区,一直保留着鲜明的民族特色。

马静老师是天穆村公益发起人之一,不论疫情期间,还是平素的点滴社会公益,她都是跑在最前面的志愿者之一。仅此一点,便可彰显她高贵善良的灵魂。

马静老师是阿语老师,摄影师,作家,了不起的社会活动家。当然,也是阿文书法家。

那次从天穆村回来时,我从马静老师家抱回一大堆她的书法墨宝,顺便晒了个朋友圈,平凉的一位老师由此惊呼并戏称我是“土匪”。可见,马静老师多么慷慨,对于朋友和知己,真的是视如己出。她是充满侠义心肠的奇女子,内心始终充满高贵善良的情感,不仅渲染着我这个调皮的异乡妹子,更温暖了这个薄凉的世界。

马亚,青海化隆人。现居天津,喜欢旅游,摄影,文字,硬笔书法。相信尽管生命充满痛苦与辛酸,但每一段悲痛的情节中都能让我见到希望的阳光。《西宁表情》微刊特约作家。

欢迎广大作者投稿,摄影作品,游记,散文、小小说、诗歌均可。文责自负,自行校对。投稿时请附作者简介与需要配图的照片。西宁表情平台发布的均为原创作品,请勿一稿多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